• <blockquote id="6moqy"></blockquote>
    <blockquote id="6moqy"></blockquote>
  • 彷徨的全球金融:拥有史上最高流动性却无法解决发展所需

    财经五月花 财经五月花
    2021-02-08 21:20 185 0 0
    对于穷国和大多数新兴经济体,金融资本主义将导致它们工资、收入和储蓄承受巨大损失。

    作者:沈联涛

    来源:财经五月花(ID:Caijing-MayFlower)

    —摘  要—

    对于穷国和大多数新兴经济体,金融资本主义将导致它们工资、收入和储蓄承受巨大损失。金融化对于穷人来说已经变成了一盘赌局,但中央银行通过大规模量化宽松为富人解除了后顾之忧。

    在疫病大流行后的世界,华尔街将会如何?金融本应效力于实体经济(服务于普罗大众而非金融寡头),但当美国和全球经济正受困于疫情并陷入衰退时,华尔街的利润却节节攀高。

    疫病大流行令当前金融体系之沉疴无处遁形。《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称之为“对富人是社会主义,对其他人则为资本主义”。缘何有此一说?

    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旨在到2030年处理好社会不平等、气候变化和人们的生活水平等问题,对全球金融体系进行根本改革便成了题中之义。出于多种系统性或结构性的原因,为发展而筹资被视为畏途。但此类障碍大多关乎政治。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新自由主义所主张的自由市场理念勃兴,助推了全球化,而全球化又带动对金融、劳动力要素、生产和服务市场的放松管制趋势,以及贸易自由化。全球化使许多国家受益,只是这些利益没有得到公平分配。

    伴随金融化和全球化,美国银行业和金融业的全球份额增长,华尔街的惯技也甚嚣尘上。在20世纪60年代,美国企业界进军欧洲和日本,推动创建出“欧洲美元”市场。美国银行走向全球,吸纳来美元存款并放贷给全球银行和企业,获得丰厚利润。

    20世纪70年代,美国银行在投资和私人银行业务方面进行了创新。不幸的是,它们毫无节制地向拉丁美洲政府提供贷款,导致80年代的拉丁美洲暴发债务危机。当日本的银行开始加入这场竞争时,美国和欧洲银行就银行监管问题制定了第一份《巴塞尔协议》,确保所有银行公平竞争。而日本银行对国内以及对东南亚银行的超额贷款,助长了1997到1999年的亚洲金融危机。在金融放松管制的这段时期内,金融创新以衍生品(巴菲特称之为“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形式加剧了杠杆。

    所有这些问题,在2007/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中骤然显现出来。最具实力的中央银行介入其中,以挽救这套体系。但他们没有惩罚坏人,而是通过货币放水让所有人都脱困了。在庞大的流动性中,利率降至接近零,政府放弃了紧缩政策,财政赤字应声上涨。

    结果是更大程度的金融化、财富集中度提高、社会更为不平等、气候恶化,而华尔街则赚得盆满钵满。请注意,在2007-2009年之后,瑞士、德国,英国和欧洲的银行都将投资银行业务拱手让给了美国的几家投资和“全能银行”,例如高盛、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巴塞尔协议III》监管改革,纳入了系统性银行,但完全未触及非银行金融机构。如今美国顶级资产管理公司手中的资产,甚至超过了中国银行业中实力最强者。

    金融化与日益恶化的不平等之间的联系常被低估。首先,托马斯·皮凯蒂有一句著名论断:只要“r”(私人资本的回报)大于“g”(GDP增长率),不平等就会加剧。金融化在“r”的增长上发挥着关键作用,因为通过杠杆作用,股本回报率会激增。

    其次,如联合国贸发会议的数据所示,在1995年至2018年期间,发展中国家的外部资产总收入减少了2%,而外部债务的支出却增加了2%,使富裕国家贷款人的利润率实质上达到4%。在几乎所有国家的市场,这样的利润率在零售层面上同样存在。

    第三,资本主义更为珍视资本而非人力,因此,工资在总收入中所占的份额在1990年至2017年间下降了5个百分点,降至52%。公司和金融部门的利润成比例地增加,但其大部分也集中在发达经济体的技术和服务部门。

    简而言之,对于穷国和大多数新兴经济体(也即其余国家),金融资本主义将导致它们工资、收入和储蓄承受巨大损失。金融化对于穷人来说已经变成了一盘赌局,但中央银行通过大规模量化宽松为富人解除了后顾之忧。无怪乎不管在穷国还是富国,都爆发了民粹主义抗议。

    当前的一片乱局可以概括为:我们拥有全球历史上最高的流动性,却无法为长期发展的需求提供资金,也无法消除日益严重的不平等现象。各国央行在2020年发行了3万亿美元而未给通胀带来冲击,货币或流动性就更不是问题了。监管限制和银行的谨慎态度,意味着它们不想发放长期贷款,不愿承担由此带来的额外风险。不管哪里的穷人都只有哀叹的份儿,就像《古舟子咏》中那位飘零于海上、饥渴难耐的水手所说:“水啊水,到处都是水;却无一滴解我焦渴。”

    美元在当前全球金融体系中发挥着核心作用;美国是世界其他国家最大债务国,大到不能倒。截至2020年9月,其净负债为14万亿美元,为世界提供了重要的美元流动性。仅在过去12个月中,这一规模就增长了3万亿美元。由于美元占世界外汇储备总额的65%,占发展中国家所发行国际证券的80%,未来美元的表现对全球经济复苏和金融稳定都至关重要。美元的波动,更高的通货膨胀,债务违约或网络崩溃,都可能使全球金融体系陷入危机。美国主要依靠印刷美元来解决新出现的问题。仅在2020年,美国公共债务就增加了4.5万亿美元。美联储可以印钞,但世界其他国家是否愿意在没有更高风险溢价的情况下,为进一步增长的债务提供资金?

    简言之,全球金融体系和实体经济与美元纠缠在一起,美元是美国的高度特权,而对全球来说又祸福难料。不对全球金融体系作出重大改革,就无法实现全球复苏,但如果没有美国的同意和配合,实现全球复苏只能是空中楼阁。因此,主动权掌握在拜登政府手里。要恢复美国的经济增长、保持其领导地位,并确保美元未来能继续为美国的结构性债务提供资金,美国需要世界其他地区的支持,一如世界需要美国。

    所以,在接下来的几天里,美国财政部长耶伦的日子不会很好过。

    (作者为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香港证监会前主席;翻译:臧博;编辑:袁满)

    注: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资产界立场。

    本文由“财经五月花”投稿资产界,并经资产界编辑发布。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原标题: 彷徨的全球金融:拥有史上最高流动性却无法解决发展所需

    财经五月花

    聚焦金融前沿,探知资本真相。

    32篇

    文章

    1.5万

    总阅读量

    特殊资产行业交流群
    厂家证券
    推荐专栏
    更多>>
    • 执行复议与执行异议之诉
      执行复议与执行异议之诉

      最高院及省高院案例解读,和优秀法官保持同样思维高度。分享强制执行领域“有用的干货”,坚持实务取向,以执行复议与执行异议之诉为重点,用案例精准解读法律,有效解决具体法律问题。

    • 市场与风险
      市场与风险

      独立市场风险动向;财经政策解读;市场热点分析;立足市场,把控风险。

    • 地产资管界
      地产资管界

      致力于提供最及时的地产资管资讯,最专业的解读分析。微信号: reamdaily

    • 好猫财经
      好猫财经

      找到商业世界里的好猫

    • 联合资信
      联合资信

      中国最专业、最具规模的信用评级机构之一。 业务包括对多边机构、国家主权、地方政府、金融企业、非金融企业等各类经济主体的评级,对上述经济主体发行的固定收益类证券以及资产支持证券等结构化融资工具的评级,以及债券投资咨询、信用风险咨询等其他业务。

    • 汇执
      汇执

      强制执行专家。上海市汇业(成都)律师事务所“执行与不良资产法律事业部”,简称“汇执”,一个只做执行的团队,感谢您的关注与支持!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
    资产界公众号

    资产界公众号
    每天4篇行业干货
    100万企业主关注!
    Miya一下,你就知道
    产品经理会及时与您沟通
    5544444